JinnYuan's Blog

分享一些网上搜集的睡前小故事,可以读给心爱的人听。

· 默认分类 · · 36次浏览

小故事合集

1.悟空

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,直到唐僧揭开封印救他出来,才终于能一展拳脚。
取经路上,唐僧每隔几天,就要乱跑出去,每次出去,都惹些祸事。孙悟空不止一次地跑去救他,降妖除魔。
又一次,孙悟空将白骨精毙于棍下,转身离开。
待悟空走远,白骨精重新聚成人形。
“真是不好意思呀。”唐僧不断地拜谢,“没想到这一路遇到的妖精都这么善良,之后到了佛祖那里,我一定会如实禀报你们的善行。”
“都是些举手之劳,能做些善事自然是好的。我不求回报,长老真的不要费心了!”白骨精急忙摆手,然后又小心翼翼地问道,“只是不知道您耗费这么大力气,是为了什么。”
“听说那猴子以前是齐天大圣,要强得很。可他压在山下那么多年,法力又怎么可能不退步,若是被他知道真相,大概会很伤心吧。”唐僧道,“只好拜托你们陪我演这出戏,除了一开始遇到的那几只妖精,居然都愿意帮我。”
孙悟空远远望着这一幕,扛着棍子,一个筋斗远去。
“这傻和尚。”孙悟空笑着摇头,敲响了面前的山门。
“你谁啊?”妖精开门,皱起眉头。
“你孙爷爷。”孙悟空棒子一甩,顶住妖精额头,“过会儿有个小和尚要来,你演出戏,让他以为世界充满善意。”
“不干就打死你。”

2.将军

寒冬降临,边塞的树林里尽是积雪,白茫茫横贯一片。
正在巡逻的士兵,却意外发现雪中有处黑点。他走上前去,发现一只瘦弱的松鼠躺在雪中,似乎几欲冻死。
他想了想,在松鼠身边生了火。几分钟后,松鼠醒了过来。它颇有灵性,寻了一枚松果,塞到士兵手中,似乎是要感谢其救命之恩。
“哎,这个我可不能收。”士兵道,“我可是要当将军的人,要有大家之气。”
松鼠再三坚持,却都被拒绝,最后有些不满意的嘶了一声,跳跃跑开。
数年过去,士兵果然如愿成为守城将军。上任的第一年,只遇到了一只闲散的军队围城。
将军志得意满,心道如此军队,待补给一到,养精蓄锐,必能将其打得落花流水。
然而数天过去,补给却始终没有消息。直到马弱人衰时,他才得知,补给早就在数十里外被抢劫殆尽。
夕阳落下之前,将军最后看了一眼城外的大军,叹了口气。粮草被劫,士卒乏累,只怕这城,是想留也留不下了。
“明日清晨,我将便出城投降。”将军低声道,声音中充满着不甘,“那时我会自刎于城前,以求对方保你们安全。”
“将军,万万不可啊!”
将军却摇摇头,再不说话,把自己关入屋中。
一夜大风,窸窸窣窣声音在帐外传来,似乎就连老鼠都因无粮而迁徙。天刚蒙蒙亮时,将军便穿好了盔甲,佩剑而出。
由粮草构成的小山堆满了营地,无数松鼠穿梭往来。小山的顶端,坐着一只松鼠,它抬手,将松果扔向将军。
“喏,收下吧,就别矫情了。”松鼠道,“谁还不是将军咋地?”

3.两军

边塞黄沙的绿洲旁,坐落一间客栈。老板胡子花白,酿的米酒堪称一绝。二十年前战争开始,店里跑来蹭酒的兵痞便源源不断。
他倒也不生气,只是边关混乱,胡汉两军又都馋他的酒。店中相遇,免不了相互叫骂甚至砍杀。
这时,老板就偷偷打开后门,放走失利的一方。又叫胜方一声兵爷,送上两坛好酒,安抚赔笑。
如此数年,相安无事,直到一伙新来的马匪闯进大漠。他们趁着关外战事严峻,洗劫绿洲。
马匪们冲入客栈,掀桌打砸。老板心疼地上去阻拦,被一脚踹开。
“拿钱来!”马匪拽着老板的头发,按在桌面。
两军作战的击鼓声突然停了。
不一会儿,客栈的们被狠狠撞开,身着两身不同军装的士兵涌了进来。
“老头,今天后门就不用开了。”为首的两位将军互相啐了一口,异口同声。

4.死神

“先生,这可能是最后一杯了,邻家种麦子的小子丢了祖传的镰刀,给急出了病,估计活不长了。”酒吧老板擦着杯子,惋惜的摇头。
死神端着他最爱的麦酒,推开了酒吧的大门。他穿过村庄,来到青年家中。
瘦骨嶙峋的青年蜷缩在床角,挣扎着睁开眼睛。
“你是要收割我的灵魂吗?”
死神冷哼一声,把镰刀甩给青年。
“别废话,滚去收麦子。”

5.单车

“这几天车子好重啊,不会是撞鬼了吧...”
骑着单车的女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
她后背发凉,打了个冷战,耳边感受到一丝冰冷的鼻息。
女孩惊叫一声,用力踩着脚踏板。单车仿佛脱弦的箭般向前冲去。
一次转角后,货车的灯光晃花了女孩的眼睛。她微张着嘴,被突如其来的危险吓得呆住了。
自行车把手突然一偏,失去了控制,与货车擦肩而过。女孩摔在地上,腿上划了一道伤口,哭的梨花带雨。
“妈的,老子就想搭个顺风车而已啊!”小鬼气急败坏的跺脚,他把女孩扶到车上,生着闷气努力推着。
“鬼走路也会累嘛?”过了一会儿,女孩出声问道。
“嗯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搭其他人的车呀?”
“闭嘴啊,推车很累的。”小鬼吼道,耳朵泛起了浅浅的红色。

6.狼搭肩

“我跟你讲,这座森林里,有很多狼。”少年的好友煞有介事地道,“走夜路的时候,一旦肩膀被搭住,千万不要回头,只要你一回头,就会被狼咬断脖子。”
少年耸了耸肩:“小说看多了吧。”
朋友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没说什么。
太阳西落,少年走在小路上,向家的方向赶去。风吹动树叶,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他突然感到肩膀上搭了些什么,心里猛地一惊。
少年想起之前朋友说的话,双腿都软了。他脖子僵硬着向前,一直没敢回头。
“停!”走到森林中央时,少年的耳边响起一声大吼。
少年猛地停住,差点吓出尿来。
“嗷~我到家啦,谢谢你背我吼。”灰狼拍了拍少年的肩膀,掏出两枚碎银子,塞到少年手中,“喏,其中一颗,是你背我回家的酬劳。”
少年接过银子,还没反应过来状况,傻傻问道:“那另一颗呢...”
灰狼:“我说段话,你把这段话说给别人。另一颗,就是这个的报酬啦!”

7.金鱼

家里新添了鱼缸,小猫蹲在缸前,视线紧紧跟着游来游去的金鱼。
女孩笑眯眯的摸着猫的头,道:“等鱼长大了,就送给你吃。”
小猫回头,似是答应般的喵了一声。
时间一天天过去,鱼长得越来越大,小猫每天都跑到鱼缸前观察,催促着女孩喂食,仿佛巡视着草场的牧民。
夏夜,女孩被热醒。睡眼朦胧地摸着床头的水杯。
她一伸手,不小心将杯子打翻。水撒到插线板上,电光闪了几下,火苗瞬间便点燃了屋子。
女孩惊醒,急忙切断电源,火势越来越大,转眼间已经蔓延到了门口。
一身焦味的少年闯入,他拎起了鱼缸,扑灭了门口的火,拖着女孩跑了出去。
二人刚刚站定,女孩后脑勺便挨了一巴掌。她诧异地回头,少年一脸委屈,说话声音都带了哭腔。

“你陪我的金鱼!”

8.影子

每到夜里,男孩总是久久不能入睡。月光下任何东西的剪影,都会使他胆战心惊。
他很怕黑。
“有鬼…”男孩含着眼泪对妈妈说。
妈妈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后背,帮他关上了门。她只是说了一句睡着就好了,丝毫没放在心上。
男孩用被子蒙着头,不敢闭上眼睛。
角落里传来一声叹息。
男孩的影子突然动了,它伸手从旁边一抓,扯出一脸惊恐的白色的幽魂,夹在腋下。那幽魂就像小狗一样老实。
“小子,这就是鬼。”影子不耐烦道,“现在是晚上,我的主场,这玩意儿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男孩惊奇的睁大了眼睛,向床边爬去。
“所以你tm能不能睡了?”影子伸手按住男孩向前探的头,咬牙切齿。

9.大侠与魔王

大侠与魔王争斗了很多年。
魔王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每次路过人类居住的地方都会引发一场灾难。而大侠从小的梦想,便是打倒魔王,成年之后的他终于武功大成。自那天起,魔王去哪里,大侠便会追到哪里。
两者每次争斗都是平手,这种情况持续了整整三十余年。魔王一次又一次受其牵制,三十多年没能作恶,气的牙根痒痒却无奈无法摆脱。
直到大侠所在的国家敌国开战,大侠参军,上了战场。一次战役中,他被重兵包围,乱刀伏杀。
葬礼上,所有人肃穆而立。大侠的家人捧着花环,缓缓放在墓碑之前。
轰的一声巨响,魔王落在空地中央。他冷哼一声,环视了一圈。
所有的人都被魔王的气势压迫,下意识退后一步。魔王看到不屑地一笑,向墓碑走去。
大侠的家人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上前阻拦。
“他即便死了,你也要来闹这么一场吗!”
魔王不耐烦的甩了甩头,一把将人扇到一边。
“一群废物,都他妈滚。连他讨厌什么都不知道,还好意思作为他的家人。”魔王啐道,“他就是死了,也不需要花这种东西摆在墓碑前面。”
魔王拧开一瓶酒,洒在坟前,然后松开了手中拎的包裹。敌军元帅的头颅滚了出来。
“你也是废物,不是和我打了那么多场吗,这种人都处理不了。”

10.酒

男人最好饮酒,每天晚上,都一定要去村子尽头的小酒馆买上几两米酒。
他心思仗义,又武艺高强,每次酒馆中有人闹事,都出手平定。一来二去,酒馆老板的小女儿,倒是倾心于他。
“我要嫁给你。”那天男人填了参军的榜后,女孩把他堵在酒馆。
“别扯了。”男人笑着摆手,“我马上要去参军,上了战场能不能回来都是两说,你怎么嫁?”
小姑娘倔的要死:“我不管!”
男人无奈,半开玩笑的安抚:“要是能活着回来,我就娶你。”
女孩倒是当真,煞有介事的与他拉钩。
七年后,男人终于衣锦还乡。他在家呆了近半个月,也没下定决心去小酒馆。明明当初自己是当玩笑,此时反而却又有点怕那姑娘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。
纠结再三,男人终于还是去了。他如七年前般点了坛酒。女孩见了他,却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。
“她果然已经忘了我了。”男人有些落寞地自嘲,“想想也是,谁能等一个杳无音讯的人七年。”
他叹了口气,把酒坛中的酒仰头倒进嘴中。男人砸了咂嘴,口中酒香四溢。一坛酒下肚,本就心情有些压抑的男人已经有了七分醉意。
“姑娘!”男人叫道,“这酒好喝,再给我来一坛!
那女孩坐在男人对面的椅子上,用手撑着下巴。她露着小小的酒窝,甜甜笑道:“客官,没有酒了。”
男人眉毛一竖:“你这是酒馆,怎么可能没有酒?”

“因为你傻。”女孩气鼓鼓的嘟起了嘴,“藏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红,当然只有这一坛。”

11.刺青

“小姑娘家家的,你才多大?”刺青师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,翻了个白眼。
“怎么,还怕我未成年?”女孩有些不满道,“你多虑了。”
刺青师正过身子,盯着女孩稚嫩的脸,笑出了声:“倒不是怕你未成年,只是纹身这东西,纹的时候容易,想去掉可就难了。你那小男朋友才多大,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。”
“你管我呢?话那么多,我又不是不付钱。”女孩皱起了眉头,“你到底纹不纹,不纹我就去别家了。”
“我就是提个建议嘛,你急什么?”刺青师从桌子上拿过一本画册,指着上面的图案道,“与其纹别人的名字,还不如纹个小狐狸,你看,多可爱。”
“我就要纹名字。”
刺青师拗不过,只好无奈地摇摇头,在女孩的脚踝处纹下了名字。
正如刺青师所料,当初许下的山盟海誓,不到一年时间就被废弃到不知何处。女孩分了手,以泪洗面了几天后,蹒跚着步伐去了酒吧。
几杯酒下肚,女孩眼前开始模糊。
酩酊大醉的女孩从酒吧出来,被门口的小混混架住,前往附近的酒店。她感到一丝危险,却因醉酒而无力挣扎。
一道金光从女孩的脚踝绽放而出,纹身消失的同时,金色的狐狸跃起,将女孩身边的混混震飞出去。
数公里外的刺青店,刺青师喝了口酒,看着空中飞逝回来的金光,打开了画册。金光一闪,钻入其中画着小狐狸的那页。
“都说了,小狐狸比较可爱,你还不信。”刺青师笑着摇头,“害它在那么几个字里憋了这么久。”

12.玩具骑士

男孩得到了一个玩具骑士,骑士手执兵刃,战意凛然,只是缺了一套合身的铠甲。
六一那天,男孩拿了积攒下的零花钱,兴冲冲跑去商店。却意外地发现,橱窗下写着年幼的他根本难以负担的高价。
“如果能有一身铠甲,就可以为我抓条龙来。”男孩憧憬地道,却只能无奈的摇头。
他越长越大,那骑士随着搬家,也不知丢在哪了。
直到十年以后。偶然的一次打扫,男人找到了年幼时的箱子。
“啊,好久不见。”男人看着颜色已经发淡的骑士,怀念道。当天夜里,他下班回家时,手中多了一个盒子。盒子拆开,是一套小小的银甲。
男人把银甲套在骑士身上,轻道了一声:“儿童节快乐。”
夜深,突然传来一阵窗户敲响的声音。男人睡眼朦胧的下床,走到窗边,将其打开。有银甲在月光下闪耀。
一名高大的骑士翻窗而入,手腕一抖,甩进来一条飞龙。
飞龙摔在地上,哼哼唧唧的痛号。男人目瞪口呆。
骑士把右臂置于胸口。
“儿童节快乐,我的主人。”

13.取心

大陆上有五个王国,自数十年前起,便开始纷争不断。五个国家的国王都想一统天下,为此甚至不惜民众数十年如一日般处于水火之中。
其中一个国家的术士对国王说:“在大漠深处的魔窟中,生活着一名女妖。传说只要取到她的心,便可王天下。
国王闻言大喜。他吩咐士兵绑架了大陆最强的骑士的父母,以此要挟其前去猎杀女妖。
骑士本不愿插手政治,却终究难以脱身事外。他进入大漠,执着利剑一路奔袭,最终在魔窟深处与女妖相遇。女妖不谙世事,一脸好奇地左瞧右看,骑士抬剑欲挥,她也丝毫不知道闪躲。
骑士叹了口气,把剑扔到一边,弯下腰摸了摸女妖的头。
“别怕,我不杀你。”他道。
骑士住进了魔窟,他猜若是国王以为他死了,或许还能饶父母一命。女妖原本孤身一人,这下有了伴,每天缠着骑士给她讲外面的事情。骑士倒也乐得清闲,便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讲给女妖听。
时间转眼过了半年,这天清晨骑士醒来时,意外地发现女妖竟比自己起的还早。女妖风尘仆仆,手中拎了五个包裹,显然是刚从外面回来。
骑士嗅到了包裹里的血腥气味,皱了皱眉。他打开其中一个,吓了一跳,那包裹里赫然便是自己国家那暴君的头颅。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摆成一排的五个包裹,吃惊到下巴几乎要碰到桌面。
“这...这是...?”他磕磕巴巴地开口。
“五大王国国王的首级。”女妖狡黠的笑了笑,“就当是你杀的。既然他们残暴不堪,那这皇帝就你来当好了。”
骑士带着女妖回了国。他本就威望极高,被压迫已久的人民欢呼着将其捧上皇位,发自内心地尊他为领袖。
“你愿意做我的王后么?”登上王位的那天,骑士向女妖表白。
女妖红着脸点了点头。骑士大喜,接着突然想起了那个关于女妖的传说。他一愣,不禁莞而一笑。
“原来是这么取心。”

14.小贼

少年轻手轻脚地攀上行宫的院墙,翻了进去。
墙内如他预料的一般静谧,这里虽住着皇亲国戚,却终归不如皇宫那般守卫森严。整座行宫内仅有很少数的几位家仆侍卫仍然醒着。少年穿行在树丛间,小心翼翼地绕开巡夜的人,走到宫门前。
他把宫门开了个缝隙,钻了进去。
一把剑抵住了少年的下颌。
“大胆蟊贼——”清脆的女声响起,“哎,你竟然还敢还手?!”
几秒钟后,少年被踩住胸口按在地上,利剑抵着咽喉,眼眶边也多了一块紫色。看着少年可怜巴巴的样子,公主却又有些不忍心了。
她弯下腰,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,然后突然笑出了声:“你武功这么烂,还做什么贼?”
少年本被盯得耳朵发热,听了这话,却是挣扎着坐了起来,哼了一声。
“盗术又不在于功夫!”他不忿道。
公主扬了扬眉毛,把剑收回。
“我要你帮我偷一样东西。”她道,“你不是说自己盗术超人嘛,工部尚书家里的账本,我倒看你敢不敢偷。若你能做到,我赏你黄金百两。”
少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身形一闪,便不见了人影。
公主本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三天后,账本果然被少年带来。大贪的证据被呈给皇上,工部尚书被传审,一周不到的时间内,便被打入了天牢。
“你再帮我偷样东西。”公主把装着金子的包裹交到少年手上,道。
少年拽了几次都没拽动,只好无奈地应承了下来。
那天之后,少年帮公主偷了很多东西,上到敌军密信,下到她爱吃的零食。少年本人也从公主的贴身侍卫一路升到将军的位子,凭借一手来无影去无踪的功夫,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又一天,大胜归来的男人敲响了公主的门。他望着公主的眼睛,单膝跪地道:“臣有一事所求,还望公主答应!”
“你先帮我偷一件东西。”公主将男人的话打断,“到父皇宫中。”
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失望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几个时辰后,男人拿到了公主所说的箱子。他将锁扣撬开,鲜艳的大红色映入目中。
一颗绣球。
男人一怔,还不待其反应,便听到了身后公主脆生生的声音。
“你所求之事,我准了。”

15.胖子

女孩父母早亡,自小便吃着百家饭长大。
孩子们不愿与女孩交朋友,因为她从来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东西。邻居能匀出一丝善心给她口饭吃,却不会施舍更多。对女孩来说,其他孩子很容易得到的新衣与玩具,似乎永远是遥不可及的梦。
女孩养了只橘色的小猫,每日向其倾诉着自己的悲伤与喜悦,并尽力在自己嘴里省下饭来喂它。然而连自己都喂不饱的女孩却愈发难以为继,到了后来,连这只小猫也离她而去。
所有孩子都去上学那天,女孩只能如往常一般去垃圾场捡些废品。
那天夜里,贫民窟来了位不速之客。
华丽的马车停在与其格格不入的破屋边上,众多孩子目光的注视下,一个浑身肉颤的胖子踉踉跄跄下了马车。
胖子清了清嗓子,扬声道:“我要招募一位骑士!”
骑士是贵族的起点,巷子里的孩子闻声都一怔,接着急忙挤上前去,纷纷举起手,希望胖子注意到自己。
“死胖子,还想把人骗去做奴隶。”刚捡完废品回家的女孩远远望着,厌恶地啐了口,“一看就是贪污受贿的狗官。”
胖子看到女孩的背影,双眼顿时就是一亮。
“就你了就你了!”胖子兴高采烈地指着女孩的方向。
包括女孩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——女骑士并不少见,但女孩瘦弱的样子却绝不像值得被培养的对象。然而女孩刚想出声反对,却被跑到她身边的胖子一把拽进了马车。令女孩意外的是,她本以为是骗子的人竟随即向她讲起了作为骑士的准则。
女孩怔了一怔,神情由不屑变得认真。
十年转瞬即逝,女孩长大成人,胖子也由最初的领路人变为辅佐者。
英勇善战的女孩在胖子的帮扶下成长为有名的女将军。后来天下大乱,她率军反了暴虐的王庭,被拥立为新王。
女孩登基那天胖子没来,被派去寻找胖子的卫兵只在屋内寻到了一封辞信。当天下午众多道士离开王宫后,女王颁布了登基后的第一道圣旨——捕猫,橘猫。
“我想着你长大了,以后大概也不需要我,就走了。”胖子低声道,“倒是你...那些道士最多只能看破我是妖而已...你究竟怎么发现的?”
“很容易呀。”女孩笑道,“最爱吃鱼,喜欢捉蜻蜓,从来不让人碰脖子,嗯...还过于胖了...”
胖子露出了悲愤的表情。
“再说了,”女孩狡黠地眨了眨眼睛,“谁说我不需要你了。”
“女王大人又迟到了。”赶来参加议会的女王进门后,卫兵冲队长挤了挤眼睛,“你说女王她是不是...”
“女王不喜欢男人的。”队长摇了摇头。
卫兵吓了一跳:“难道女王好女风?!”
“女王她...”队长嘴角抽了抽,好半天才憋出下半句话。
“好猫...”

16.甜筒

少年将变成猫咪的小妖精从自己肩膀上强拽下来,按在沙发上,强压着怒气道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!”
小妖精被吓得缩了缩脖子。
少年天生便能感受到妖气。与其他拥有类似能力的人不同,少年没加入任何猎妖组织,十几年来,他始终隐藏着自己的能力,过着与普通人没有分别的生活——直到化为猫型的小妖精跳入他的怀中之前。
尽管明白一切都是假象,喜猫的少年仍是不忍心见这幅可爱模样的小妖精被老猎妖师捉住,他抱起小妖精夺路而逃,直到彻底不见老猎妖师的踪迹才停下脚步。
于是他便被小妖精缠上了。
“要抓你的那个老东西很厉害,我没办法保护你,”少年把语气放柔,“你跟在我身边也没什么用。”
小妖精“啪”地一声,变成一只可爱的柴犬。
“不行。”少年态度坚定。
小妖精又“啪”的一声,变成了一支甜筒冰淇淋。
少年被气笑了,无奈道:“你这读心术倒是厉害,专挑我喜欢的东西变。只是你变的冰淇淋我又不能吃,有什么用?”
小妖精闻声变回了猫咪的样子。
少年叹了口气,道:“算了算了。”
他回到卧室找来绷带,一边帮小妖精包扎伤腿,一边好奇问道:“你原来是什么样子的?”
小妖精用力地摇了摇头。
少年来了兴趣,然而无论他怎么问,女孩都不肯变出原形。
“你对我这么点信任都没有,还缠在我身边做什么?”少年半真半假地怒道,伸手指向门口,“走!”
小妖精沉默了一会儿,变成一个女孩。女孩脸上有修长显眼的刀疤,毁去了她原本姣好的面容。少年愣了下,伸出手,又在碰到女孩脸颊前的瞬间如触电般收回。
“这样更容易被猎妖师认出来。”女孩声音如蚊鸣,解释道。
女孩重新变成了甜筒冰淇淋。
这之后,小妖精便在少年的出租屋住了下来。少年假期偶尔清闲,便带上化为猫咪的她四处踏青,少年要上课时,早出晚归,她便老老实实等着。少年心情抑郁或是生病受伤时,她就又变成各种东西逗其开心。
如此一来,一年多便过去了。
少年发现老猎妖师的气息时,已经来不及带着小妖精逃跑。他将小妖精塞进边的灌木丛中,深吸了口气,若无其事地向着那道强大的气息走去,二人擦肩而过时,少年猛地挥拳。
少年从没被打得这么惨,却还是赢了。
老猎妖师逃离的身影消失后,少年踉踉跄跄走向灌木,“啪”的一声,小妖精变成了一支甜筒冰淇淋。
“可以变回来啦,”少年咳了咳,“我赢了哦。”
甜筒变回猫咪。
少年摇头:“不是这个。”
小妖精沉默了下,化为人形。
少年揉了揉女孩的头发,牵起她的手。
“喜欢你。”他嘟囔道,只有女孩和他自己能听清,“比喜欢一百支冰淇淋还喜欢。”

17.贼甜

“老大,你这不行呀!”小跟班苦口婆心,“人妖殊途,这你是知道的。”
“殊途个屁!那是其他妖没本事。”男人怒道,从兜里掏出本言情小说,“这种人类顶级恋爱秘籍老子看了三千多本。其中1327本都写了女孩最喜欢的男人的类型——出手阔绰、为人大方。”
“你别不信,”男人又补充道,“这书你看了就知道了,贼甜。”
“哪甜了...”小跟班无奈道,“你藏在自动取款机里,她也不知道你的存在啊...”
“你哪儿那么多意见!”男人狠狠瞪了小跟班一眼,“啥都不懂就少插嘴。”
隔了几秒,男人又略有支吾地小声道:“那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“往钱上写字!”小跟班目光坚定。
“天才!”男人愣了下,随即狂喜,“你真他娘的是个天才!”
自动取款机里,挤成一团的两个妖怪激动地击了个掌。
那之后,女孩每次从自动取款机里取到的钱上都写着“我爱你”三个大字。最初几天,她倒是真的讶异了一阵。然而换了几家银行后,钱上的字却仍然存在。
再后来,女孩在附近的超市买了块橡皮,回到了最初的银行。转瞬之间,又有一月过去了。
“哇,你看她擦掉字的动作,好好看!”男人兴奋地摇着小跟班的肩膀,“贼甜!”
“哪甜了...”小跟班翻了个白眼,“话说咱们最近一段时间来的时候,竟然都有和她见面。老大你为啥不直接当面跟她说呢?”
“你懂个屁!”男人不屑的哼了一声,“像你这种...”
嘭!
门猛然合上的震响打断了男人要说的话。紧接着,戴着口罩手拿匕首的歹徒突然挤进了屋子,将女孩抵在了墙角。
“钱交出来。”他道,“否则我就...”
一张又一张纸钞猛地喷出,飞到他的面前。歹徒有些蒙,默默将几沓厚的钱捡起,塞进了包里。然而做完这一切后,他却又把刀扬了起来,笑嘻嘻地向女孩贴近。
自动提款机突然疯狂震了起来,紧接着,一个男人不知怎么凭空出现,一脚将歹徒踢飞了出去,接着便是一顿暴打。待女孩回过神来,那男人又消失不见,唯剩下歹徒一人,踉跄着落荒而逃。
女孩愣了会儿,掏出笔在钱上写了字,走到自动提款机前,存了三张进去。
男人颤抖着将钱拿到眼前。
“又偶遇啦。嗯...你是怎么进去的。”第一张写到。
“在钱上写字是犯法的,以后不要这么做了。”第二张写到。
第三张则什么也没写,只留了男人之前歪歪扭扭的三个大字。
“这啥意思?”男人挠了挠头,“为啥这张啥也不写?”
“妈的,”小跟班一脚给老大踢了出去,啐了口,道,“贼甜。”

18.八次

大火点燃了整座居民楼。
女孩从睡梦中惊醒时,浓烟已经笼罩了整个屋子,漆黑的烟雾遮挡了火光,让人难以看清逃亡外面的路。她只能感受到滚滚的热浪不断灼烧着皮肤,从其中榨出一丝又一丝水分。
女孩身边的男人用打湿的毛巾覆盖住她的口鼻,然后将她横向抱起。
“我们会没事的。”他安慰道,眼神变得坚定。
接着,男人伏低身子,将最后一口洁净的空气深深吸入肺里。他一脚将门踹开,以此生最快的速度向外面奔逃而去。
冲到三楼时,熊熊火焰已经封住了公寓的大门。他叹了口气,低头吻上了女孩的额头,然后一拳将玻璃打碎。
男人纵身一跃,被浓烟裹挟着坠落。
女孩参加了男人的葬礼。为了护其周全,男人全身十余处骨折、大面积重度烧伤,当晚便去世了。葬礼上,女孩一滴泪都没有,只是怔怔地看着男人的照片,一言不发。
那天后,女孩辞了工作,回到了娘家。她终日躺在床上,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。
父母为了哄她开心,在宠物店买回了一只小猫。然而任凭小猫如何撒娇打闹,女孩的状态却仍没有任何变化。
医生说,她把自己的心关进了牢笼之中,而锁上牢笼的那把锁,只有她自己才能解开。她的父母朋友虽然无奈,却也无计可施,只得看她一天天消瘦下去。
但谁也没想到,女孩会在那天攀上天台。
“如果还有来生,希望我们还能相见。”她一边想着一边向前倾身,然后跃下了天台。正在门口玩耍的猫咪看着她向下坠落的身躯,凄鸣了一声,疯狂冲出了窗口。然后在女孩落地前,纵身跃到了她的身下。
恍惚间,女孩又见到了男人的身影。
再醒来时,已是两天后的傍晚。女孩望着病床前的母亲,轻声道:“妈...我想喝粥了。”
这是她几个月来第一次开口,声音嘶哑难听。
“妈,我那天好像见到他了,他说,要让我好好活下去。”
床头上,前腿打着绷带的小猫往她怀中缩了缩。
“虽然什么都不方便,寿命也短,还要吃老鼠那种恶心的东西...不过...”
“转世成这副身子,还能再救你八次。”

19.谪仙

“我可是谪仙。”少年煞有介事地对老道士说,“你这小破庙只要有我进驻,今后成为名门望派,指日可待。”
老道士眉毛都没抬一下,关上了门。
少年愣了一下,随即恍然大悟,心道这老道士术法不精,连他的天赋都看不出来。他重新敲门,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,晃了两晃。
“这块玉佩蕴含仙诀,但凡修道之人——”
这次少年连话都还没说完,门就又一次被重重关上。
“道长,我卜算天机,发现若想重登仙境,一定要拜您为师。”少年单膝跪下,第三次敲开了门,“小徒之前不守礼数,实为大过,还望您大人大量,不要计较。”
老道士道:“滚去给我泡壶茶。”
“妈的,老头,等我恢复法力了,非得让你给我擦鞋。”少年愤愤不平地嘟囔着,却还是拿了茶壶。
就这样,少年算是正式认了老道士为师。
老道士看上去不修边幅,实际上术法一点不差。少年天资本就超越常人,一番训练之下,竟在短短几年间连连突破。只是锋芒毕露未必就是好事,少年是谪仙的消息,不知怎么在江湖传开,觊觎他身上宝物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。
这天夜里少年回到道观时,老道士正拿着铲子挖坑。坑边上是一具穿着魔教服装的尸体——这已经是少年第八次看到这样的场景。
“我说老头儿,你一修道之人,杀气怎么这么重呢。”少年没大没小道。
老道士眉毛一竖:“目无尊长,罚你闭关七天。”
这种情况常有,只是少年万万没想到,这次却与往常不同。
三天后,修妖修魔数十派系围攻青城山,老道士仍是那副不修边幅的样子,以一敌百。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,鲜血染红了观墙,却没有任何妖祟能打搅到少年分毫。
少年出关时,老道士似是终于力竭,身形一顿之下,挨了不知道多少攻击。
“老头儿。喂,老头儿...你别死啊...你还没见证我登仙,给我擦鞋呢...”
“老头儿...”
少年抱着老道士,他只觉得那身躯轻如鸿毛,似乎随时便会随风飘散。
他擦干眼泪,怒发冲冠。那一天,青城山雷霆万钧,狂暴的天劫吞噬了所有妖魔,也吞噬了老道士的遗骸。
少年终于登仙,只是老道士不在了。
“上仙,我带你去见老君,凡是修道之人,都得在他那报道一下。”仙官小心翼翼地对少年道,“您虽然直接登临一品,这规矩总是要守的。”
少年桀骜地推开了兜率宫的门,却是丝毫尊敬的意思都没有。
“滚去给我泡壶茶。”太上老君的声音从宫内传来。
少年下意识地点头哈腰:“好嘞~”

20.高手

城西有家客栈,客栈的老板娘据说是个高手,一套掌法出神入化,无论何人,在其面前都过不得三招。
一开始自是有人不信,然而那客栈开了几年,颇有几个有名的武者前来切磋,最后却又都铩羽而归。
时间长了,附近的高手们也知道这是块硬骨头,都很自觉地不去啃它。但即便这样,偶尔却也挡不住“过江龙”的不知深浅。
此时便是如此。
盗贼首领听了手下被打时描述,颇为不屑。在他看来,那客栈老板娘虽然会点功夫,却也只能打打这些喽啰。
“我都说过不要给我惹事,你挨打也是活该。”首领毫不留情地训斥,接着,又冷哼一声,“不过这女人竟敢在我头上动土,那也就别怪我拿她立威!”
心思转念间,首领便已决定前去讨伐。
客栈门前,盗贼首领一边问着身边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,一边挽起了袖子。
吧台后正在账本上写写画画的男人一见势头不对,急忙迎了上来,讨好道:“几位豪杰,小店打烊了。”
首领本就打着闹事的心思,此时毫不留手,一耳光便扇了上去。
“唉。”男人突然叹了口气。
他毫无烟火气地抬手,卡住了首领的手腕,接着一扭间,掌心已是印上胸口,将其打飞出去。
“还打吗?”男人问道。
盗贼首领惊恐地吐出口血,先是猛地摇头,接着欲言又止。男人一眼便看出他的心思,无所谓道:“问吧。”
“大侠,小的有一事想不通。”首领小心翼翼道,“您武艺如此高强,为何能甘愿屈居人下呢?”
男人眉毛一立:“放你娘的屁屈居人下,这家里,什么时候轮到她…”
两根手指掐上了男人的耳朵,狠狠一拧。
“不去干活,在这儿堵着干啥?”
男人瞬间变了脸色。他急忙转身,讨好地站在女人旁边。
“老婆,刚才你打跑的强盗又回来了!”
老板娘眼睛一亮,耍着三脚猫功夫冲了上来。
“不准还手。”男人如鬼魅般跟着她的脚步,闪身到强盗首领耳侧,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。
“还有…老子这可不是怕老婆,你要敢说出去,你就废了。”

评论 (0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