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innYuan's Blog

分享一些网上搜集的睡前小故事,可以读给心爱的人听。

· 默认分类 · · 91次浏览

阿格是只傻狐狸

1

阿格是只傻狐狸。
所有狐狸都这么说。
因为除了他,没谁愿意接触那只新来的老疤狐狸。
老疤是从草原来的。
一个和终年飘雪的雪山完全不一样的地方。那里有河水,有阳光,有好吃的浆果,也有阴险的猎人。
老疤炫耀他死里逃生的疤痕,但无人羡慕。
除了阿格。
“太酷了。”他说。“你还有其他故事吗?”
“当然有,不过——”
老疤狡猾地笑,“我饿得厉害,那可没法讲故事。”

2

于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天,在所有狐狸都忙于温饱而奔波的时段,阿格却经常把自己的食物,叼给老疤。
不过没人说什么。
因为,老疤来之前,阿格就已经是一只傻狐狸了。
不然谁会没事跑到湖面的冰窟窿旁,自言自语哈哈大笑,甚至把头伸进去吐泡泡。
“傻狐狸。”老疤也忍不住说。
“我想听故事。”阿格迫不及待,眼里放着光。
他想听的,不过是那些掺杂着温暖阳光与草地的故事,偶尔的凶险刺激,更多的妙趣横生。像一个遥远又不可及的梦。

3

阿格也有自己的秘密。
他喜欢一条鱼。
她叫阿麦,麦子的麦。
“那是一株很好看的金黄色精灵。”
阿格解释。“大概像太阳那样温暖。”
“那我们就有了一地的太阳。”阿麦咯咯笑。
“对,”阿格歪头,在水里吐了几个泡泡,“我们可以在麦地里打滚,里面藏有阳光,它们都在跳舞。”
这些都是老疤告诉他的。
“那你见过吗?”阿麦问。
“当然了。”
其实并没有。
但爱情不总是这样,你就是想留给对方更漂亮美好的那番世界,即使不存在,你也想描述给她看。
“那太棒了。”阿麦说,“你会带我去看吗?”
“当然了。”

4

可阿格越来越瘦。
瘦弱得不像是挺得过这个冬天。
但他还是将仅有的果干放在老疤面前,一脸歉意地对他讨好笑。“抱歉啦。”他道,“你能不能再给我讲几个故事?”
“阿格你要知道,”老疤有些不忍心地看着他,“鱼是离不开水的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“她也离不开这里,见不到麦田。”
“她见得到。”
“傻狐狸。”阿格嘿嘿笑。“讲故事吧,我还要讲给她听。”
“你们是不可能的”,老疤一针见血,“你是狐狸,她是鱼。有些爱情就像玫瑰,生来只是为了被斩首,没有结果。”
“是吗?”阿格歪头皱眉,“我喜欢玫瑰。”“更喜欢她。”

5

“我知道怎么带你去看麦田了。”
阿格兴冲冲地把头扎进冰窟,对阿麦说。“沿着湖下去是条小溪,小溪蜿蜒的尽头是瀑布,瀑布下面就是草原。我们只要一路往下,就能到麦田,一地的小太阳。”
“可湖面都封了,溪流冻成冰,我游不过去。”阿麦忧心忡忡。
“没关系。”阿格信誓旦旦。
如同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要带着他心爱的姑娘私奔,外面对他而言,只有美好与宽广。
“我已经和我的朋友说好了。”阿格说,“我们可以冻在一块冰块里。到时候我在冰里对他挤眉弄眼,他只需要小小地推我们一把,我们就会一直往下滑呀滑,一路滑到我们想到的地方。”
“能到大草原吗?”
“能。”
“能到金麦田吗?”
“能。”
“能看到玫瑰田吗?”
“当然能。”
“那你来抱我吧。”阿麦对阿格笑。
“那太好了。”
于是,那一夜,几乎所有狐狸都听到了,那充满决心的“扑通”落水声。

6

第二天,所有人都看到了冻在湖面上的大冰块。
阿格在里面。阿麦也在里面。
阿格抱着阿麦。
他蜷缩着,像一个蓬松又柔软的球,紧抱着她。
老疤走过去,看着他。
阿格已经冻死了,在他冻进大冰块之前,他就冻死了。
“走吧。”老疤轻轻推他一把。
冰块缓缓滑动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滑呀滑。滑进溪流,滑下瀑布,掉进深潭。然后被水飘着,一路流经河岸,流过春天,流过夏天,流到秋天。那里有一片大麦田。里面有狐狸和鱼的故事。
“我们到啦。”

作者:阿一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44722608/answer/820806664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评论 (0条)